過秦論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賈誼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1830

【題解】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33231號吳昭男

    本文選自賈子新書。原題為過秦,即指陳述秦始皇政治上的過失。今題過秦論是由昭明文選而來的。

「過秦」之說,是西漢政論文中的重要主題,政論家借秦為喻,發表治亂之道,以為君主借鏡,期能使天下長治久安。本文以秦朝興亡的歷史發展大勢為論述對象,總結秦王朝之所以會覆亡的主要原因是沒有施行仁義,而一味地迷信武力,目的在使漢文帝能借秦之失,實行仁政。施行仁義的政治,是賈誼的理想,也是過秦論的立意和主旨所在。

過秦有上、中、下三篇,上篇指責秦始皇,中篇批判二世胡亥,下篇析論子嬰。本文為上篇,最具文學價值,也最為後人傳誦。

 

【作者】

    賈誼,西漢洛陽(今河南省洛陽市東北)人。生於高祖七年(西元前二○○年),卒於文帝十二年(西元前一六八年),得年三十三。

    賈誼年輕時即精通諸子百家,十八歲即以文才出名。二十二歲,入朝為博士;年紀最經而學問最淵博,深得文帝器重。不久,提升為掌諫議、備諮詢的太中大夫。曾尚書請改正朔,易服色,制法度,興禮樂;文帝很想破格重用他,但遭元老重臣反對、排擠,便外放他出任長沙王太傅,形同貶謫。三年後,奉召回京,改任文帝小兒子梁懷王的太傅。後梁懷王不幸墜馬死,賈誼自慚失職,又憤懣於自己的政治抱負始終不獲施展,常常悲傷哭泣,因此抑鬱成疾,英年早逝。世稱賈長沙,又稱賈太傅。

    賈誼為漢初著名政論家、辭賦家,他的政論散文氣勢雄偉,波瀾壯闊,議論透闢。所上治安策(一名陳政事疏),通達治道,為漢人奏議中第一長篇,為後世萬言書之祖。所作辭賦,上承屈原、宋玉,下開枚乘、司馬相如,在漢賦發展史上地位重要。傳世著作有新書(賈子新書)十卷,殆出於後人輯附。

 

【原文】

秦孝公據崤函之固,擁雍州之地,君臣固守,而窺周室;有席卷天下、包 舉宇內、囊括四海之意,并吞八荒之心。當是時也,商君佐之,內立法度,務耕織,修守戰之具,外連衡而鬥諸侯。於是秦人拱手而取西河之外。

孝公既沒,惠文、武、昭蒙故業。因遺策,南取漢中,西舉巴、蜀,東割膏腴之地,收要害之郡。諸侯恐懼,會盟而謀弱秦,不愛珍器重寶、肥饒之地,以致天下之士;合從締交,相與為一。當此之時,齊有孟嘗,趙有平原, 楚有春申,魏有信陵;此四君者,皆明智而忠信,寬厚而愛人,尊賢而重士。約從離橫,兼韓、魏、燕、楚、齊、趙、宋、衛、中山之眾。於是六國之士,有寧越、徐尚、蘇秦、杜赫之屬為之謀,齊明、周最、陳軫、召滑、樓緩、翟景、蘇厲、樂毅之徒通其意,吳起、孫臏、帶佗、兒良、王廖、田忌、廉頗、趙奢之倫制其兵。嘗以十倍之地,百萬之眾,叩關而攻秦。秦人開關延敵1,九國之師,逡巡2遁逃而不敢進。秦無亡矢遺鏃之費3,而天下諸侯已困矣。於是從散約解,爭割地而賂秦。秦有餘力而制其敝,追亡逐北,伏尸百萬,流血漂櫓;因利乘便,宰割天下,分裂河山,強國請服,弱國入朝。施4及孝文王、莊襄王,享國日淺,國家無事。

及至始皇,奮六世之餘烈,振長策而御宇內,吞二周而亡諸侯,履至尊而制六合,執捶拊以鞭笞天下5,威震四海,南取百越之地,以為桂林、象郡;百越之君,俛首係頸,委命下吏6;乃使蒙恬北築長城而守藩籬,卻匈奴七百餘里;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馬,士不敢彎弓而報怨。於是廢先王之道,燔百家之言,以愚黔首;隳名城7,殺豪俊,收天下之兵,聚之咸陽,銷鋒鏑,鑄以為金人十二,以弱天下之民。然後踐華為城,因河為池,據億丈之城,臨不測之谿以為固。良將勁弩,守要害之處;信臣精卒,陳利兵而誰何?天下已定,始皇 之心,自以為關中之固,金城千里,子孫帝王萬世之業也。

始皇既沒,餘威震於殊俗。然而陳涉,甕牖繩樞之子8,氓隸之人9,而遷徙之徒也,才能不及中人,非有仲尼、墨翟之賢,陶朱、猗頓之富,躡足行伍之間,倔起阡陌之中,率罷散之卒10,將數百之眾,轉而攻秦;斬木為兵,揭竿為旗,天下雲集而響應,贏糧而景從,山東豪俊遂並起而亡秦族矣。

且夫天下非小弱也,雍州之地,崤函之固,自若也;陳涉之位,非尊於齊、楚、燕、趙、韓、魏、宋、衛、中山之君也;鋤耰棘矜,非銛於鉤戟長鎩也11;謫戍之眾,非抗於九國之師也;深謀遠慮,行軍用兵之道,非及曩時之士也;然而成敗異變,功業相反也。試使山東之國,與陳涉度長絜大12,比權量力,則不可同年而語矣;然秦以區區之地,致萬乘之權,招八州而朝同列13,百有餘年矣;然後以六合為家,崤函為宮,一夫作難而七廟隳,身死人手,為天下笑者,何也?仁義不施,而攻守之勢異也。

 

【注釋】

1.      延敵  迎戰敵軍。延,迎面;面對。

2.      逡巡  音ㄑㄧㄣ ㄒㄩㄣˊ。聯綿詞。有所顧慮而徘徊不前的樣子。

3.      無亡矢遺鏃之費  連一枝箭都沒耗損。意思是沒有耗損任何武器。「亡」、「遺」都是失去、損失的意思。矢,箭。鏃,音ㄗㄨˊ,箭頭,借指箭。

4.        音一ˋ。延伸;延續。

5.      執捶拊以鞭笞天下  比喻用嚴刑峻法來奴役天下人。捶拊,音ㄔㄨㄟˊ ㄈㄨˇ。鞭笞,此處作動詞用;鞭打笞擊。就是「奴役」的意思。笞,音ㄔ。

6.      俛首係頸二句  低下頭來,脖子栓上繩子,把生命交給獄官處置。表示降服。俛,同「俯」。係,通「繫」。委,交付。

7.      隳名城  拆毀各國遺留下來的名城。隳,音ㄏㄨㄟ。毀壞;摧毀。

8.      牖繩樞之子  貧窮人家的子弟。

9.      氓隸之人  受僱替人耕田的人。氓,音ㄇㄥˊ。隸,僕役。

10.  罷散之卒  疲累而未經訓練的部隊。罷,通「疲」,音ㄆㄧˊ。散,音ㄙㄢˇ。不嚴密;不精良。

11.  鋤耰棘矜二句  農具和棍棒並不比鉤戟和長矛鋒利。耰,音ㄧㄡ。。銛,音ㄒㄧㄢ,銳利。鎩,音ㄕㄚ,一音ㄕㄞˋ。

12.  度長絜大  量長短,比大小。與「比權量力」基本同義。度,音ㄉㄨㄛˋ。絜,音ㄒㄧㄝˊ,用繩子量身圍;引申為「比較」。

13.  招八州而朝同列  攻佔其他八州,使同列諸侯俯首稱臣。招,音ㄑㄧㄠˊ,攻取。朝,使動用法:「使•••朝覲」。

 

【大意】

第一段        敘述秦孝公發憤圖強,用商鞅輔政,奠定了富強之基業。

第二段        惠王、武王仍延續先王的遺訓。東方六國欲聯合抗秦,不惜一切招募人才,卻還是不敵秦。而秦便趁勢而起。

第三段        到了秦王政便統一了天下,一方面繼續擴大其領土,另一方面實施愚民政策,沒收天下兵器。而這時在秦王心中視此為子孫萬世繼承帝王的基業。

第四段        秦王死後,餘威仍震動著遠方的蠻夷;然而卻遭受到一介草民陳涉揭竿而起,並推翻了秦朝。

第五段        議論秦的天下是歷經一百多年才打下來的,但是只靠一個人起來發難,竟然可以把秦推翻。就是因為秦統一後不施仁義。

 

【賞析】       

地處西陲的秦國,從秦孝公開始,便一面厚植國力,一面運用張儀的連橫策略,蠶食諸侯,威脅天下。秦經了一百四十一年,終於在第七代的秦王政,完成鯨吞六國,一統天下的美夢。秦帝國此時光焰萬丈、睥睨古今,而秦王嬴政也自以為這是「子孫帝王萬世之業」。然而僅僅十三年,一場大雨、一介氓隸、九百戍卒,便導致天下土崩瓦解,王朝就此黯然結束。造成這前後如此大的差異,其箇中原由究竟何在?其實,早在西漢初年,就有學者專家紛紛撰文陳述己見;而本文賈誼的過秦論可說是其中最著名也最奇特的一篇。

文章旨在陳述秦的過失,可是全文五段其中卻有四段都在敘事;第五段雖以「且夫」轉入議論,也只是前四段的概括,基本上仍不脫史實陳述的範圍。而奇妙的是,通過大量史實陳述所產生的對比效果(秦/六國、六國/陳涉、秦/陳涉間的大小、強弱)使我們在閱讀時,總感到作者一直在向我們說理,滔滔不絕,就好似百川之奔海;直到文章的最後兩句,才以「仁義不施,而攻守之勢異也」,斬釘截鐵、石破天驚地論秦之過,有如江海交會處噴激的浪濤,令人怵目驚心。本文以敘事為說理而能讓人不覺離題,文末點題而題旨豁然醒目,這種寫法,曾讓清朝的文評家林雲銘讚嘆為「警健」,並大嘆「從來古文無此作法」;本文之奇,由此可以想見。

在敘事的過程中,作者經常同一個意思,一而再,再而三,反覆地說了又說。譬如說一開頭的「席捲天下」、「囊括四海」、「并吞八荒」,詞面儘管都不盡相同,而句意卻沒有什麼不同。諸如此類,表面看似雖複雜,然而骨子裡卻蘊藏著一股霈然莫之能禦的氣勢,讓人讀了只覺筆墨酣暢,波瀾壯闊,氣勢雄偉。作者正是藉著鋪排以製造氣勢,使得文章的內容與形式,和諧而統一;辭賦家寫政論散文,畢竟有他異於一般散文家的獨到之處。

嚐古人言:「文無定法,文成法立」讀了過秦論,多多少少可以從中獲得一些啟示與靈感。

 

【心得感想】

    讀完本文後,發覺雖然文中有許多句子剛開始看不太懂,可是經過一次、兩次精細的研讀之後就可以很清楚地了解作者所想要表達的意思,而且可以還發現文中有許多一樣的意思的文字,而作者卻用不一樣的詞來表示,讀起來不覺得枯燥乏味,反而增加了些許氣勢,這大概算是作者的看家本領吧!

    地處偏遠的秦,厚植國力,蠶食諸侯,歷經了一百多年,但卻因陳涉一介氓隸揭干而旗,而使得秦王朝黯然結束短短十三年的統治。秦雖然一統天下,開天下之先例,也完成了許多令人稱許的制度,照理來看應該算是個能維持蠻久的帝國;可是,就是因為它在統一天下之後,實施了一連串的暴政,像是焚書坑儒、沒收天下間所有的兵器等無理的舉動,秦王認為焚書坑儒就沒有人能比他聰明,而沒收天下間所有的兵器民眾就無法起兵反抗,如此他就能讓後代子孫永遠當帝王。但是,他萬萬沒想到,雖然人民無法和朝廷相抗衡,但一群甚至整個國家的人民都群起反抗可是無堅不催的,因為團結就是力量。而秦王政之所以失敗的原因在他仁義不施,不懂得照顧老百姓,就只知道欺壓百姓,下一些無理的命令,人再怎麼好也是有限度的,生活在水生火熱之中總是會有人出來打抱不平,而陳涉就是這類人。而賈誼所以寫這篇文章給漢文帝,就是要告誡他這是前車之鑑,千萬不可像秦一樣落得如此淒慘的下場,而我們從歷史可得知文帝應該是聽了賈誼的建言,所以才會有「文景之治」的太平盛世。

本文雖然是篇論說文,主要是要說明秦的過失,但我們可以從原文得知,全文有五段,然而前面四段都是在敘事;從第五段才開始轉入議論,而第五段也不過就是前四段的總結。雖然作者一直在陳述史實,但如此大量的史實讓人讀起來總感覺作者其實一直在說理,因為在他的文章中擁有許多的對比,讀起來特別有味。

    過秦論這篇文章所以出名,我想大概就是因為賈誼高明的寫作技巧,要不然論秦過失的文章何其多,為何不選別人而偏偏選中賈誼。他同一個意思卻可以用多種詞語表達,算是令我相當佩服的。而他在文中提到許多人名,我想他的歷史應該也不賴吧!真希望以後還能接觸到他的文章,欣賞他的寫作技巧。